益陽縱橫電纜有限公司

     

中國風電行業走過哪些彎路?
 

中國風電近年來雖然取得的成績值得肯定,但是也走過很多彎路,而這些彎路是每一位風電行業從業者都必須謹記與避免的。

目前,風能在全球范圍內已安裝超過500GW,成為全球多地的新生代發電主要來源。在2016年內,全球風電投資額達1,125億美元,現有工作人員120萬人,風能產業已是當今全球發展最快的行業之一。而風電則成為實現未來可持續能源的主要驅動力。

中國顯然是世界風電崛起的重要力量。截至2016年底,中國風電裝機達1.69億千瓦,占全球容量的34.7%,是世界第一風電大國,容量是美國的兩倍。數據顯示,2017年4月我國風電當月發電量249億千瓦小時,當月同比上漲15.4%,1-4月累計發電量871.7億千瓦小時,累計同比上漲19.8%,風電發電量比重達5.22%。

然而,關于中國風電發展,雖然取得的成績值得肯定,但是也走過很多彎路,而這些彎路是每一位風電行業從業者都必須謹記與避免的。

那么,中國風電發展到底走了哪些彎路呢?我們不妨聽聽龍源電力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副總經理黃群怎么說。

我國的風電產業自《可再生能源法》頒布以來已蓬勃發展了十余年,站在國家節能減排大業的高度回顧可再生能源發展的歷史,成績是肯定的,但是走的彎路和教訓也是慘痛的,有些問題時至今日也沒有很好的研究和解決。歸根結底,問題的根源就是“有法不依”,責任不落實,相關各方只顧眼前利益,任意侵占可再生能源的權利,擾亂了可再生能源的市場秩序,這些確實值得各方認真反思。

1.有法不依,《可再生能源法》貫徹落實打折扣

《可再生能源法》是我國保障可再生能源發展的基本大法,也是企業投資評估可再生能源的根本依據和宗旨。法律中明確要求,“電網企業應當全額收購其電網覆蓋范圍內可再生能源并網發電項目的上網電量,并為可再生能源發電提供上網服務。未全額收購可再生能源電量,造成可再生能源發電企業經濟損失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并由國家電力監管機構責令限期改正;拒不改正的,處以可再生能源發電企業經濟損失額一倍以下的罰款”。但相關各方遇到利益矛盾就習慣性地犧牲可再生能源,把節能減排拋在一邊,明目張膽的有法不依,有些問題遠未達到技術層面,是管理協調的問題。

面對當前國家可再生能源補貼不足、棄風限電等情況,一些政府部門一方面為了增加可再生能源發電比重,掩蓋棄風限電的問題,迫使企業參與電量讓利交易,其本質是利用國家可再生能源專項資金來解決地方經濟發展和管理機制中存在的問題。另一方面為解決補貼資金不足,又片面強調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空間大,風電企業利潤高,強推平價上網,忽視了減排的意義。同時由于很多歷史欠賬問題還沒有解決,又與很多新政策混雜在一起,沒有分開研究,使得我們的可再生能源事業原本只要正常按照制度和法律辦的事情,卻陷入了“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怪圈,不僅讓企業無法評估項目回報,更加重了經營負擔。龍源電力在甘肅、新疆風電也有決策失誤的地方,投產后項目限電異常嚴重,遠達不到設計值,這有我們對電力市場研究不夠的原因,但主要原因還是我們過于相信地方政府和電網承諾。

能源主管部門是行業規則的制定者,更應積極推動《可再生能源法》的貫徹執行。

2.部分風電制造商急功近利、因小失大,不重視技術進步

風電發展初期一些風電機組制造企業自律意識淡薄,利用在地方建設總裝分廠的方式圈占風力資源,夸大求全,急功近利,并通過地方政府強迫進入本地的風電開發企業使用本地設備,造成了不必要的重復建設,擾亂了市場秩序。比如之前在吉林通榆、甘肅酒泉擴張建設的風電制造廠基本都已處于停產狀態。回過頭來看,企業、政府、制造商任何一方都沒有得到實惠。

3.部分風電開發商慘烈競爭,胡亂報價,破壞了市場秩序

風電開發企業是推動風電規模化發展的主體,但開發投資主體過多、開發能力差異大、開發秩序混亂的問題也是客觀存在。大多數風電開發企業重發展速度和建設規模,輕發電量水平、運行管理和盈利能力,甚至一些國有風電開發商目光短淺,盲目任意向地方政府承諾各種條件,“拉投資企業、找配套產業、建大樓蓋中心”,最終有的雖未兌現,但是卻助長了地方政府出臺很多限制風電開發商的約束條件,此類做法破壞了正常的風電投資開發環境。

4.電網沿襲守舊思路,沒有主動適應可再生能源的快速發展

當前電網還在強調風電等可再生能源的隨機性給調度帶來了困難,沒有根據可再生能源發電特點,改進調度技術,完善相關規范,給可再生能源并網消納造成了很多限制。中國在僅有5%的非水可再生能源電量的情況下就出現了20%以上的限電損失,與先進國家相比差距很大,有悖于國家發展可再生能源的初衷,也不符合我國電網作為全世界最大電網的調度運行水平。

歐洲有先進的需求側管理、實時電力供需平衡體系(調度技術)以及提高能源效率的技術,在其風電、光電平均電量占比數倍于中國的情況下,仍能夠做到幾乎沒有限電。這些國家的電網運行機構,均深入研究并結合自身市場規則充分利用了新能源出力特性的統計規律,也用事實證明了,即使不依賴儲能等未來的技術突破,也能實現可觀的新能源替代。我們的電網部門依然沿用老制度、老辦法,導致無法根本解決新問題。

歸根結底,未來可再生能源還要投入幾萬億,穩定、長久、守信的政策環境是健康發展的前提,追求技術進步,加快創新是我們保持可持續發展的取勝之道。

上一條:如何加快提升電池性能   沒有下一條了
 
上游棋牌代理